周嬴

每个人眼中的都是不一样的世界,我看见的是神与魔的交界。

主all叶,杂食党,不定期爬墙,小可爱们看文前请注意cp哦。

【韩叶】喂食play的急刹车~韩队男友力Max

随便摸个鱼~来自吃馄饨第一口被烫到的蠢周嬴。另及一码字总写成长篇的我心好累_(:з」∠)_

叶修正坐在餐桌前指挥兴欣众人抢野图boss。

“老魏,你去把那些轮回的引开。我这里拉住boss的仇恨,包子你开技能朝boss脸上甩。小唐你去聚怪之后一波流啊,小安注意走位支援包子。”叶修目不转睛两眼发亮地盯着屏幕,手下正娴熟地操作着君莫笑,“莫凡你暂时不需要出手,可以先去拾个荒什么的,诺,那是蓝溪阁的人。”

“靠靠靠,叶修你来抢我们蓝溪阁的boss也就算了,居然还想玩拾荒,我看透你这个无情无义道貌岸然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怀叵测诡计多端的小婊砸啦,不要脸不要脸啊,有本事跟我决一死战啊pkpkpkpkpk”从耳机里依稀传来黄少天的垃圾话攻击。

叶修理都不理他,呵呵了一声,继续指挥战局,“老魏你刚刚给霸气雄图的假消息发了吧?速度一点,现在只有蓝溪阁和中草堂,这可是百年一遇的大boss,在百花谷和烟雨楼什么的来之前迅速结束战斗啊。”

“蓝雨微草的你们别挣扎了,boss肯定是兴欣的,你们现在要不要解决一下宿敌问题?对面蓝溪阁领头的可是你们的眼中钉剑圣黄少天大大,对对对,就是那个“一字千金”,话唠大神的小号,中草堂的集火黄少天千万别客气啊。”

韩文清提着外卖进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嗯?给霸气雄图发假消息?叶修你挺厉害的呀?”韩文清瞥了叶修一眼,“你刚刚打电话不是说想吃馄饨了吗?快点洗手吃饭。”

“哎呦老韩你回来了啊。”叶修摘下耳机看了一眼韩文清。但是手上的动作依然没停。“现在正是紧要关头呢,待会再说啊。”

韩文清不满地皱了皱眉头,现在可是晚上七点,叶修玩了一晚上荣耀还没来得及吃一口饭。坐在餐桌边本来就是等待投喂。他端来热气腾腾的馄饨摆在叶修旁边,说:快点吃。”

叶修眼睛都没从屏幕上移开,“不急不急,boss还没红血呢,要不老韩你喂我?”

叶修本就是随口一说,倒也没真期望韩文清动手。

韩文清本来是想替他合上笔记本然后让他认认真真吃饭,可是这么多年老夫老妻了,他还不了解叶修嘛。

韩文清拧了拧眉头叹了口气,用勺子舀起一个馄饨吹了吹送到叶修嘴边,“吃吧。”

叶修一口把馄饨吃进嘴里,灼热烫人的口感让他感觉舌尖有种灼烧感,馄饨在口腔里滚来滚去,直到温度降下来后叶修才吃了下去。

“烫烫烫烫,老韩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叶修委屈地开口,“这馄饨还真烫啊。”

韩文清也有些意外,“烫到舌头了吗?怎么样?”说着伸出手抚上叶修的下巴示意他吐出舌头,“没烫伤吧。”

“还好还好”叶修吐了吐舌头,“不会影响你下半生幸福的。”叶修这个老司机突然猝不及防地发了车。

韩文清紧蹙着的眉头就没松开过,“正经一点。”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现在还难受吗?”

“不了不了。”叶修敷衍地回答着,开玩笑,面对如此珍稀的野图boss,人生还有什么不是美好的?就算是一个小时不抽烟叶修也做得到。

叶修全神贯注地攻击着野图boss,掌控着整个局面,嗯,不出意外的话,这必定是兴欣公会的掌中之物了。

韩文清不满他这敷衍了事的回答,低下头吻住叶修的薄唇,两人的鼻尖因为韩文清突如其来的动作重重地撞了一下。韩文清的舌尖伸进叶修的口中,掠过齿缝,滑过他口腔内壁的每一处,沿着侧壁一寸一寸地舔舐着,不放过任何一处的空隙。明明看似是认认真真的动作,却充满了挑逗与社情。

韩文清尝得太仔细了。叶修的口腔里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还有一丝烟草的味道。他一定又偷偷抽了不知道几根烟,还特意刷过牙了。韩文清这样想着,偷偷藏烟是要付出代价的。

明明是为了抚慰伤口,却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舌吻。韩文清吮吸着叶修口中的津液,叶修下意识地探出舌尖抵住,却变成了彼此间的辗转厮磨。舌尖与舌尖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韩文清的嘴唇温柔炙热,口腔里是纯男性的味道,唇舌柔韧灵活却带着不易察觉的侵略性。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叶修此刻能感受到的唯有韩文清越来越沉重的呼吸。

可是最后败下阵来的却是叶修。谁让他是个体力上的战五渣呢。一分多钟?或许更长时间?叶修实在是喘不过了气了,呜咽着推开韩文清,“耍流氓之前要提个醒啊。接吻也要按照基本法啊。”

“现在还疼吗?”韩文清比较担心的是刚刚有没有真的烫伤叶修,听说接吻有缓解疼痛的功效?“要不要再来一次?”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韩。

叶修勾起舌尖舔了舔唇边,啧啧地出了几声像是在回味着。“不疼了,现在还有点儿甜。”不过刚刚的吻却是比第一口馄饨还要烫人,有一种滑过舌尖的滚烫感。

“老大怎么这么久不出声?”一旁是包子疑惑的声音,“野图boss快要撑不住了啊。”然后是兴欣众人出言安慰的声音,显然他们知道能让叶修脱离boss战的会是什么样的急♂事。

“咳咳咳,刚刚喝了口水,我们继续。”叶修故作镇定地重新带上耳机,重新投身于混战之中,之前还不忘嘱咐韩文清:“待会再说。”

韩文清挑了挑眉居然没有生气,继续端着碗坐在叶修身旁一口一口地喂他吃馄饨,这次他吹得很仔细,前几口还尝了尝勺中汤的温度才喂给叶修,简直是二十四孝好男友的节奏啊。

当然韩队心中想着的是秋后算账呢。

叶修心满意足地带走了boss的最后一滴血,拿到了稀有材料的奖励。放下鼠标却仍旧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心安理得地吃着韩文清喂给他的馄饨。

直到吃完最后一颗馄饨以后,韩文清就放下碗了,盯着叶修看了看。叶修第六感直觉不妙,想要起身逃跑却来不及。韩文清拦腰抱起叶修走向卧室,叶修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吐槽着:“老韩你这样强抢良家妇男可是会被打的。”

“我饿了。”韩文清对于叶修的垃圾话显得相当沉着冷静,显然他更想听的是叶修床上的垃圾话,“你不解释一下芙蓉王的问题吗?”

“你连什么牌子的烟都能尝得出来?很明显你才是老司机啊。”恭喜叶修发现了华点。

“和以前你抽芙蓉王的时候接吻一个味道。”韩文清面不改色地接道,“饱暖思淫欲,你做好准备了吧?”

叶修无力吐槽,只好捂了捂脸表示自己的纯洁。

于是他们就在卧室里干♂了个爽。

【开车太伤脑细胞了,我选择死亡_(:з」∠)_】

【私心安利一下霸图叶abo车,点开头像刷卡上车。】

叶修在迷迷糊糊中想着,今天这碗馄饨实在是太烫了,烫得他眼泪都流出来了QAQ。

真的不是因为韩队做♂得太过分的缘故吗,叶修大大?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