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嬴

每个人眼中的都是不一样的世界,我看见的是神与魔的交界。

主all叶,杂食党,不定期爬墙,小可爱们看文前请注意cp。

【韩叶】一辆相当刺激的摩托车

◆失踪人口回归,总算赶上老韩生日了。

◆坐在摩托车后座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感觉能和漫步海边,深夜星空,细雨撑伞并称四大浪漫时刻了。

◆文风可能傻白甜且ooc,见谅。

 

01
秦牧云和白言飞坐在q市街角的咖啡厅里,一脸认真地思考刚刚见了鬼的可能性。

“刚刚那个...是韩队和叶修前辈?”白言飞还处于被震惊没有回过神的状态,“这实在是太酷了吧!”

“嗯,毕竟是韩队啊!果然是霸图般一如既往的恋爱方式。”秦牧云看似略为冷静的开口,实际上深深地被韩队言传身教的恋爱方式所打动,决心回去后向队长请教一下钢铁直男的脱单秘籍。

其实也不是多么大不了的事。不过是看见了韩队骑着一辆通体纯黑的摩托车,后座拉着叶修在q市兜风,但这种情景放在他们队长和霸图宿敌叶修的身上,却硬生生让吃瓜群众们看出了一份抛下血海深仇红尘作伴浪迹天涯私奔的浪漫气息,分分钟脑补出一幅快意恩仇的黑道恩怨图。更何况他们居然从来不知道队长骑着摩托车时看起来是这么霸气外露。更别说后座上坐着的叶修前辈,实在是太意气风发了。

02
男人最大的浪漫是一辆可以承载灵魂的机车。

韩文清的爱车是一辆复古型的HARLEY 1200,也就是所谓的哈雷摩托。而机车的后座,自然是独属于叶修一个人的。

“老韩,车技还是这么好啊。”叶修带着笑意戏谑道。

“风太大我听不见。”韩文清无奈地说道。

“我说老韩你开车太酷了。”叶修边说边笑着把头搭在韩文清的肩膀上,“只是不及我的十分之一。”

“我真的听不见。”韩文清紧握着车把,目视前方,“你不是在说垃圾话吧?”

 “我说你的车速太慢了。”这回叶修改用喊的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文清大大。”

韩文清闻言挑了挑眉,说:“抱紧我。”然后默默升了一档,风驰电掣地呼啸而去。

叶修只感觉身旁场景倒退得更快了 ,双手不由得搂紧了韩文清的腰,只能感受风一般自由的速度,不禁仰天长叹一声:“老韩你来真的啊,啊啊啊啊……”

03

摩托车的浪漫又高冷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叶修,他决定也尝试一下机械性的魅力和动感。

真相是他打算自己开车偶尔也让韩文清试一试坐在后座在风中漂移的感觉。

真是感觉自己男友力max啊。

说干就干,虽然算是半个新手,但叶修开起车来丝毫不比韩文清差,戴上头盔,帅气地跨坐在摩托上, 上手就调到三档的最大扭矩,一往直前地开向前方。

……. 

“我琢磨着你可能走错路了。”韩文清看着陌生的场景,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可是q市。我们是在你的地盘上啊。”叶修挥挥手,并不在意。

“第一,不要说得我们霸图像是什么黑社会。第二,这可是你带的路。”韩文清扶额。

“咳咳,我当然知道。”叶修镇定地说,然后又拖长了尾音换作调笑,“老韩,我这可是在带你私奔,怎么样?跟着叶总我吃香喝辣去吧。”

“不正经。”韩文清难得笑着回应他。

“说真的,韩文清同志。”叶修的眼眸闪闪发亮,“跟着我私奔吧。”

韩文清则凑到他的耳边,低沉可靠的声音中带着令人心安的坚定:“好啊!”

叶修心魂一颤,被韩文清的这一句回答弄得整个人都酥了。

然后用温柔的眼神深深地注视着他,口中说出的却是玩笑话:“那我可就把你拐到我们兴欣去抢霸图的野图boss啦。”

……

一片寂静。

“再贫就干死你。”韩文清凶巴巴地说。

“老韩你好凶哦。”叶修楚楚可怜。

04

他们俩谁也不知道究竟到哪里了,叶修索性就由着性子慢慢地开。

Q市三面环海,叶修最终开到了一片蔚蓝清澈的大海旁。天色也已渐渐染上了层层叠叠的赤霞。

下了车,韩文清在一边负责把摩托停好,叶修在旁边无聊地玩着手指,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开口问韩文清;“我第一次坐你的车是什么时候啊?”

第二赛季一决胜负的冠军赛结束后。

…….

“老韩,搭个顺风车呗。”少年掐灭了手中的烟,抬起头一脸笑意地看着对方,“怎么样?”

对方沉默了半晌,“上车。”

少年也不含糊,一个跨步就坐上了后座,手稳稳地搂在骑士的腰上,开口: “不知道你的车技怎么样啊?”

韩文清懒得搭理他,摩托响着“轰轰轰轰轰”的声音扬长而去。

……

“现在回忆起来果然有猫腻啊。”叶修摸了摸下巴,感叹地说。

“……我只是在心疼我的爱车。机车的后座不是可以随便坐的。”韩文清说,“更何况那时你还刚刚赢走了霸图的冠军。”

“所以你还愿意载我回去?”叶修不解。

“我只是害怕你一个人被人半路劫道或者被套了麻袋。”韩文清顿了顿,“危险系数太高了。”

然后觉得有哪里不太对,“你赢了冠军,为什么不和陶轩他们一起回去?”边说边皱了皱眉头,“难道那个时候他们就那么对你?”

叶修无语:“不,当然不是啦。原来你真的到现在才发觉吗,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对象的,按理说明明是注孤生才对啊。”

“你是特意来找我的?”韩文清有些讶异,“莫非那个时候你就……”

“不,我没有,我不是。”叶修冷漠地回答,“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当时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地赢了霸图的冠军。”

韩文清扬了扬眉,说:“晚上等着。”

“诶,什么?”

“我说到做到。”韩文清心情不错,“晚上你就知道我的车技怎么样了?”

05

叶修悠哉游哉地和韩文清坐在海边看星星。

“那颗是什么星星?”叶修指着天上最亮的星辰,“北极星吗?”

“不,那是最亮的行星——金星。”韩文清认真地说。

 “没想到老韩你知道的比我还多啊。”叶修倚在韩文清肩上,“这算是陪我看星星吗?还挺浪漫的不是。”

“嗯。”韩文清问道,“你冷吗?”

“还好,不过这海风确实有点刺骨,你觉得冷吗?”叶修道。

韩文清不说话,把自己身上的黑色外套脱下来披在叶修身上。

叶修则把衣服重新披回韩文清身上,然后整个人窝在韩文清怀里。

“生日快乐。”叶修忽然说。

“嗯。”韩文清应道,“你还记得。”

“哈哈哈,我就说老韩你是要注孤生吧,我当然记得啊,不然我一个死宅为什么要出来和你约会啊。”叶修吐槽着,“我可是放下了所有的稀有材料来陪你过生日呢。”
 
韩文清抱着叶修的手环得更紧,低下头轻轻吻在叶修的眉心,久久不肯松手。

韩文清温暖的鼻息冲到叶修脸上,让叶修觉得脸上痒痒的,心尖也发痒。

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总会在一起的,对吧。

拳皇和斗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是韩文清和叶修在一起度过的第八个生日。

 “今天星星真美。”

“我知道。”

—————————fin————————
◆毕竟是生贺,也许明天会补车。

评论(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