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嬴

每个人眼中的都是不一样的世界,我看见的是神与魔的交界。

主all叶,杂食党,不定期爬墙,小可爱们看文前请注意cp哦。

【all叶】当老叶在苏黎世崴伤脚以后

【all叶】当老叶在苏黎世崴伤脚以后

【这里周嬴,决定从今天开始从一个默默无言的叶吹进化成一只能写会画,十八般吹叶武艺的周嬴兽~去吧,皮卡修!】

 

【叶神生贺】我有很多想对叶修说的话,现实生活里发生的事太多,可是只要一想到老叶我就能咬牙走下去,他那么好,我喜欢他。

 

【我心目中的老叶】他那么嘲讽,却又偏偏那么温柔。我能想到他叼着烟漫不经心地和兴欣的大家开玩笑的神情,想到他温柔体贴地指导荣耀新人时候的场景,想到他火力全开吊打全联盟时身披圣光的荣耀。也想到他被迫退役和面对黑粉时的淡然自如,想到他默默付出最后终于带领兴欣披荆斩棘拿下总冠军时拿不住奖杯的双手。

 

【叶修】他是星空中最耀眼的金星,是那柄斩开所有荆棘登上巅峰的圣剑,是所有叶粉心中最神圣的荣耀。

【叶修】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一个时代,象征着的是无数人的荣耀,蕴藏了所有的爱与希望。

 

【另及】叶修对我来说实在是意义非凡,最艰难的时光里,想到叶神我就能变成最好的自己。真好。

 

【叶修】叶神不应该被这么对待!希望圈里的小伙伴们都能看到并扩散一下这条lof

 

望扩散。

 

【抱歉正文开始前有这么多的废话,以下正文】

 

抱歉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醉后呵 小天使,真心抱歉,让你久等了。

还有所有【喜欢】了文章的小伙伴们,再一次真诚地道歉。

 

 

 

chapter 1

叶修最近很苦恼。

 

前两天他在世邀赛场上看比赛的时候,正看到张佳乐的百花缭乱以最绚烂的百花式打法将对手狠狠从空中击下,强势地抢占到了至关重要的赛点,百花齐放,无懈可击,更是将局势瞬间扭转过来了。

 

赛场的观众透过满屏炫目的光影感受到了这一击的超凡,起身呐喊鼓掌。叶修也站起身来,为张佳乐的精彩一击送上掌声。

 

谁料叶修刚起身,就一个不慎摔倒了。叶修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哭笑不得地站起来,默默吐槽自己居然可以做到平地摔,下一步该不会是要遇到霸道总裁吧。 

 

等比赛结束回到屋里,叶修才发现自己的右脚脚踝处有一片红肿。不过叶修是谁?除非黄默韩泪荣耀闭服芙蓉王失踪挚友出现在他面前,否则山崩地裂都可以视若无睹好嘛,于是乎,叶修悠哉悠哉地走到训练室里,尽职尽责地为国家队复盘分析战况。

 

虽然走起路来脚上还是有点微微的痛意,但叶修一点都不在意,毕竟只是崴了一下脚,没必要小题大做。

 

这场比赛确实是大获全胜,虽然开局时对手韩国队利用选场优势使中国队处于被动,但这样的状态被联盟心脏喻文州的战术打破,先是剑圣黄少天刺破对方的阵型,打乱赛场上的战术安排,而后蓝雨的剑与诅咒合力将对手诱逼至地图森林,由周泽楷和张佳乐两位枪系选手主攻,逐个击破。出色的配合加上韩国队本场并无多出奇的应对,最后漂亮地拿下了比赛。

 

“这里,少天出手的时机很恰当,但是之前这一手的走位不便于攻击,否则的话你当时打出三段斩的最后一击的话比赛就基本上可以结束了。”

 

“好吧我承认你说得对,但是那个连击是我临时灵机一动,抓住了对方CD的机会打出来的,要不然本剑圣一个剑影步控好走位,早就打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了好嘛,对了对了,今天的比赛打的真爽啊,我和队长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啊hhhh不过说起来张佳乐那一枪弹药确实功劳不小啊,打得我都热血沸腾了,不过当然还是我们前期的工作做的好,你才有发挥的机会啊,哎老叶,我说你都讲了这么一会了,口渴吗,给,喝口水休息休息吧,离下一场比赛还有一周,你别太累了啊,结束了我们一起去出去吃饭吧,队里的配餐大家应该也都吃腻了吧,我发现酒店旁边有一家中餐厅做的白斩鸡还挺好吃的,一起一起啊......”

 

“额,黄少天你还是这么话多,你知道么,你前几场比赛刷屏刷英文,其他队伍纷纷吐槽说比赛禁止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啊,这也就算了,你最后居然开始刷拼音hhhh这样的英文水平情何以堪啊。”张佳乐乐呵呵地插了黄少天一刀。

 

“我去,我跟你说不要以为.......”黄少天怼了回去。

 

“好了。”叶修无奈地打断这两个活宝,“今天就到这里吧,不过这样的胜利确实可以庆祝庆祝,就去你说的那家中餐厅吧,大家也可以放松放松,调整一下迎接下周的比赛。”

 

chapter 2

回来的路上周泽楷把叶修拉到一边,说有事要对他说。于是两人在一种叶修浑然不觉的修罗场的氛围里单独出去。

 

天还没有特别黑,苏黎世的夜色才刚刚染上半片天空,月梢轻轻爬上山头,播洒着月光却看不见真身。周泽楷拉着叶修的手快步往前走,然后越走越快,最后两人就手牵手小跑起来。等跑到贝尔瓦公园的一汪湖水旁时才停下脚步。

 

“呼,小周啊,我这把不怎么运动的老骨头有点吃不消啊,呼,下次我们还是慢慢走吧。”叶修边喘气边说。

 

“等不及,想要前辈看看,不老。”周泽楷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解释。

 

“嗯,好吧,这一潭湖水是挺漂亮的,那你想告诉我的事是什么呢?”以叶修君莫笑一身花花绿绿装备的始作俑者的阳光都能欣赏出这汪湖水的美丽,可见出这样的景色确实迷人。

 

微风,清潭,明月,还有.....叶修。

周泽楷眨着桃花眼,默默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

 

“这里的湖水很清澈,就像你眼底的光彩。我想和你一起看看。”周泽楷有些遗憾自己不属于口吐莲花的类型,不能娓娓动听地说清自己心底的欣喜和激动,不能把这里同叶修一样的美说给他听。但是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却能帮主人填补这一切。

 

可惜他面前的叶修完全没能领会,眨着一双不解风情的眼睛看着他。“啊,和我的眼睛一样?”叶修茫然地看着他,“嗯,小周,你这么着急就是想让我看这个吗?和我眼睛一样的湖水?嗯,听起来好像挺有意思的。”

 

周泽楷眼中的光一下黯淡了不少,不过他并没有被打击到,只是有些可惜眼前的景色。

那天他走到这汪湖水前时,一下就透过湖水看见了叶修的模样,看到了叶修真诚地说“加油,你差一点就能赢我。”时的情景,看到了叶修在群里一个“呵”时嘲讽的模样,也看到了他再登荣耀巅峰时的淡然从容。他的心突然就如湖水般泛起涟漪,春心荡漾。

 

“嗯,前辈喜欢吗?”

“啊,是挺喜欢的,的确是美景,下次我们可以全队一起出来野餐啊,苏黎世的景色确实怡人。不过小周你能找到这样的地方也真是不容易。难怪你想和我一起分享啊。”叶修兴致勃勃地说。

 

“不。”周泽楷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前辈你喜欢就好,那下次我们俩一起再来野餐吧。”然后像是要掩饰什么的补了一句“黄少天,吵。”

 

“好啊,不过难得出来一趟,就顺便在这里走走啊,呼吸呼吸新鲜空气。”顺便有个理由理直气壮地告诉张新杰他每天都有运动。叶修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

 

于是他们两人就并排走在一起,绕着这池湖水散步,然后又慢慢地走回酒店。就好像已经一起走过了风雨,并肩前行了很多年了一样。

 

chapter 3

叶修一进门就躺在床上,连鞋都来不及换。

“唔,没想到走路都这么累啊。”叶修喃喃道。

 

“是前辈平时锻炼太少的缘故吧。”同住的喻文州说道,每两人一间房,喻队以协助领队处理事务为由自然而然地和叶修住在一起。“不过前辈和周队去哪里了呢?看上去走了很多路。”

 

“哦,小周拉着我到公园转了一圈,景色很不错,不过走路实在是太累了,我的腿脚都有些酸疼了。”叶修摊在床上答道。

 

喻文州暗暗地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很快就恢复自然了。“这样啊,那前辈你早点休息吧,锻炼后正好睡个好觉。这两天你实在是太累了。”

 

叶修去浴室洗了个澡就早早地入睡了,毕竟双腿酸♂疼地让他有些吃不消,果然是平时锻炼太少了。

 

第二天起来穿袜子的时候,叶修发现脚上的红肿还是没有消下去,不过他一向心大得能装下一百个韩文清的黑脸,这点小事算什么。

 

倒是喻文州看到的时候惊了一下,赶忙要找冰块替他敷伤,又打算去药店买跌打扭伤的药酒来。叶修一摆手,漫不在意地拦住他,说:“不怎么疼,你先去训练吧,这实在是小事一桩,再说药酒味都有点重,这样的小伤就不用了”喻文州担心地劝了他几句,不过看着叶修自如的神情,也就作罢了。只提醒他这两天注意休息,少走路。

叶修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然而没等他把这话放在心上,走路时脚踝处的刺痛就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哎早知道刚刚就应该听喻文州的。不过他仍然不知悔改地作死,没怎么把脚疼放在心上,忍着痛慢慢地走着。

chapter 4

这一天叶修倒是挺清闲的。国家队众人都在训练室做着日常练习,叶修坐在旁边不时指点几句,很是惬意自在。

 

不过一旁的孙翔倒是有些不乐意了。“喂,叶修你为什么光坐在方锐唐昊他们那里指导他们,领队应该面面俱到啊。”

 

方锐瞅了孙翔一眼,说:“孙翔大大别急啊,叶领队这不是忙着悉心指导我们嘛,再说你们那里有谁需要指导吗?你吗?”

 

孙翔傲娇地哼了一声,没有接话,但是神情流露出几分不满。

 

“好好好,我就来啊。”叶修对于孙翔的傲娇性情已经习惯了,知道孙翔的意思是让自己也替他看看,就起身向孙翔那边走去,才走了一步,就向地上摔去,身旁的唐昊手疾眼快地扶了他一把,叶修猝不及防地撞进唐昊的怀里,好歹是没有摔在地上。

 

唐昊把叶修扶好,嫌弃地道了一句:“走路要小心。”却又揉了揉鼻子,掩饰了几分不自然的神情。

 

“啊,抱歉。”叶修又感到了脚踝上的痛,他这一天都基本坐着懒得不肯走路就是因为脚痛。不过他还是一瘸一拐地走向孙翔那里。

 

“啧,让你坐着不运动,这下脚麻了吧。”孙翔对走过来的叶修说,“晚上回去记得泡热水脚,对脚部血管好。”

 

“哦,好。”叶修有些宠溺地答道,他倒是没有嘲讽孙翔突如其来的关心,毕竟就是一个傲娇的少年,口是心非什么的他这个混了荣耀十年的老油条还是能分出来的。

 

不过,他也就只有简单理解一下孙翔这个情商不在线的少年的口是心非的能耐了,他分不清,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就连嘲笑孙翔情商不在线的资格都没有。

对于这一点,叶修本人还是懵懂无知的。

 

 

chapter 5

晚饭时,叶修看着抢着和他坐在一起的黄少天,张佳乐和方锐,一脸不理解:“吃个饭而已,你们有什么可争的?”

 

三人分别丢个他一个无语的眼神,然后又缠在一起打闹互损。

这时肖时钦端着餐盘走了过来,微笑着说道:“是因为叶神你身上的光彩太夺目了,不知不觉就吸引着我们吧。”边说边坐在了叶修的左边。

 

这时打闹的三人都停下了动作,一致对外。黄少天先开口:“肖时钦,你也太心脏了吧,我们先来的好吗,老叶是大家的老叶,想要一起吃饭要提前预约的,你等下次吧,不然你去和张新杰一起坐吧,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挺孤单,你们心脏组坐在一起正好交流交流比赛心得,而且张新杰吃饭放醋都精确到十分之七勺呢,你过去和他一起,他还能帮你制定健康的饮食计划呢,两全其美啊,快去吧,不然去找李轩也行啊,你们可以聊一聊阵鬼啊,毕竟作为一个心脏,精通全职业是必须的,现在一个史诗级的阵鬼大师就坐在你附近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心动吗,机会难得啊,不要犹豫,不然你错过可是一个阵鬼大师的指点啊,对了对了,你看苏妹子和楚云秀她们坐在那里也正好啊,你可以代表你们队的戴妍琦去取取经啊,好让妹子们给你介绍个对象,再不然王杰希也行啊,我觉得你们交流一下带孩子的经验挺合适的......”

 

肖时钦一脸云淡风轻:“谢啦,黄少,不过我觉得刚刚说的那些都很适合你,我就和叶领队一起聊聊荣耀吧,我觉得这特别适合我们俩。”

 

张佳乐却一句话也没说,拼手速抢着坐在了叶修的右边,得意洋洋地道:“这回是我赢了,认输吧。老叶,这个糖醋排骨特别好吃,你尝尝。”

 

点心大大怒了:“靠靠靠,老虎不发威,你们都当我不存在啊,老叶是我们兴欣的私有财产,任何人都别想染指,想当年我和我们队长一起打天下抢Boss建设兴欣战队的时候你们不知道在哪呢?近水楼台先得叶啊,队长,你说,你心里最爱的是我还是那群小婊砸?”

 

叶修默默地吃完了餐盘里最后一口饭,挑眉看了他一眼,然后神清气爽地起身,说道:“哦,我觉得你们比较需要相亲相爱,别客气,点心大大,坐我这里吧,你们同队更需要多交流感情啊。”

 

不出所料,从右脚传来的疼痛让叶修吟出了声,而身旁的几位队友听到了后感觉身体都酥了。近处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走了过来,“领队,你还好吗,从下午开始你走路脚步就有些蹒跚,身体很重要,你的脚是不是受伤了?”

 

叶修一脸敷衍,“没没没,今天坐的有点久,你们继续吃饭吧,我先回去了。”

然后打着哈哈把张新杰拉开,在众人的注视下一瘸一拐地走回去了。

 

chapter 6

从食堂出来,叶修走进酒店大厅,准备回房间。

就在这时,旁边蹦蹦跳跳地走来一个6、7岁的小男孩,正高高兴兴地走路时,踩到了脚下的地毯,一个前倾,人眼看就要栽向一旁的水晶玻璃桌的桌角。叶修看到这一幕时,没有多想,身体下意识地做出反应,扑了过去,把小朋友推到另一边,抱着孩子摔在了地毯上。

 

小朋友倒是没事,还一脸高兴地对着叶修说thanks。而叶修紧皱着眉头瘫坐在地毯上,他刚刚那一扑,不仅右脚的旧伤又加重,还听到左脚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叶修勉强挤出个笑容对着小朋友说:“走路一定要小心啊,要是不小心出了意外,你的家人和朋友都会很伤心的。快去找你的家长吧。”

 

大厅里的服务生急忙跑过来,问:“先生,您没事吧,你住在哪一间,我先送您回去,然后再叫医生来吧。”说完伸出手去扶叶修。

 

然而叶修站起来后,就感觉双脚都痛得厉害,站都站不稳,咬牙迈出一步,更是痛得冷汗直流,只好作罢,乖乖坐在地毯上。

 

服务生又问道:“先生,您现在还好吧?您一同来的朋友在吗?要不您打个电话,我们一起扶您找个地方休息,请医生来看看吧。”

 

叶修点头,不过又摇摇头说:“我没有手机,只能拜托你帮我打个电话了。”

但一时叶修谁的电话号码都想不起来,只能坐在地上托着下巴苦思冥想。

 

这时周泽楷正好也吃完饭走出来,看见坐在地毯上的叶修,急忙跑上前讯问情况。

听完服务生的叙述后,周泽楷点了点头,说:谢谢你。交给我吧。”

 

然后一个公主抱小心翼翼地抱起叶修,如同抱着神圣不可亵渎的神明般,走向电梯。

叶修觉得有点怪怪的,身上的嘲讽血统觉醒,下意识地吐槽道:“哎,小周,为什么要公主抱啊,我觉得你可以弄个担架把我抬回来啊,公主抱可是沐橙看的那些偶像剧的必备技能,用在我身上不合适啊。”

 

周泽楷依然稳稳地抱着叶修,解释道:“一个人,不方便。这么抱,不会弄到伤处。”

接着抱着叶修径直走到自己房间门口,“前辈,房卡在口袋里。”

 

叶修无奈道:“小周,你可以送我到我屋里啊,为什么在你屋里啊?这样会影响你的休息的,周末还有比赛。”

 

周泽楷眨着眼睛回答:“照顾前辈。不会影响。”

尽管很好很真诚,可是叶修莫名从周泽楷的眼神里读出了名为心脏的情绪。

 

既然枪王大大都这么说了,那叶修也没必要客气,从周泽楷的口袋里掏出房卡打开了门。

周泽楷动作温柔地把叶修放在自己床上,然后又轻轻地替叶修脱下鞋袜,尽管动作轻柔得仿佛微风拂过,甚至让叶修感受到了一阵痒意,但还是没能避免叶修的脚抽痛。

 

周泽楷心疼地看着叶修红肿的右脚,声音有些酸涩地问道:“前辈,疼吗?”

都肿成这样了,怎么会不疼呢?

 

看到周泽楷的样子,叶修只好讪讪答道:“还好,还好。”

 

周泽楷心里更难受了,他想起昨晚他因为迫不及待想要和叶修分享,所以又是拉着叶修一路跑到公园,又是和他在湖边散步,最后还一起走回酒店。说不定就是因为昨晚的劳累才让叶修这么容易伤到脚踝的。

都是他的错。

要是那时候再多注意一下前辈的脚就好了。

要是他昨晚没有拉着前辈走那么多路就好了。

 

叶修完全不知道周泽楷心里在想些什么,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想不到会怪周泽楷,而且这脚伤算起来还有一半算是他自己作死作出来的。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要是我能来的再早一点就好了,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

受伤的,可是他放在心尖上的爱人。他舍不得叶修伤到一丝一毫。在他看来,叶修的一根头发,比他的所有都要宝贵。

 

而现在叶修的脚却伤得那么重,连路都走不了。

他的心仿佛都被剜掉了一块,火辣辣地疼。

而他现在所能做的,却只是心疼地看着叶修,不知能做些什么减轻叶修的痛苦。

 

“啊,小周,你说什么对不起啊,这完全不是你的错啊。”叶修表示一脸茫然。

“对不起,昨晚不应该拉着前辈走那么多路。”周泽楷还是感到很难过。

 

“不,我真的没事啊,小周你担心得过多了,瞧,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说完,像是为了让周泽楷安心似的,叶修轻轻地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

 

“额,那就麻烦小周你了,不过马上就要比赛了,还是不用让他们知道了,小周就拜托你替我保密了。”叶修叮嘱道。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件事根本瞒不住大家,毕竟叶修伤得连路都走不了,大家都会很担心的。

 

“好吧。”叶修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那就顺其自然吧。但是今晚,我可能得住在你的房间里了。”

 

求之不得。

 

但当前最让周泽楷担心的,还是叶修脚上的伤。

“前辈你先休息,我去找医生。”周泽楷坚定地说道。

 

周泽楷正要出门时,和他同住的张新杰回来了。

张新杰皱着眉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叶修,问道:“有多严重?能走路吗?”

 

叶修掏出一支芙蓉王叼在嘴边,没有点燃,淡定地开口:“哦,小伤,不要紧,过两天就好了。”

张新杰督了一眼他漫不经心的表情,没有说话。毕竟叶修胡扯的功夫,八个张新杰也赶不上。

 

周泽楷对着张新杰点头示意,有些急切地说:“我去找医生,叶修就先拜托你照顾了。”

张新杰也点点头,“我会照顾好叶修的。”

 

周泽楷下楼的时候在电梯口碰到了喻文州,喻文州好奇地问了他一句:“周队,这么晚了着急着出去,有急事吗?”

 

周泽楷也没有听叶修的话隐瞒真相,直截了当地说:“叶修崴到了脚,在我房间,你还是先去看看吧。我去找医生。”

 

喻文州神色一紧,郑重对周泽楷说:“好,拜托了。”然后就匆匆忙忙地坐电梯去看望叶修。

 

chapter 7

不过二十来分钟,等周泽楷请来医生,推开门时却发现国家队的所有成员都已经来了,把叶修密不透风地围在床上。

 

“我说,你们这是当看大熊猫呢?怎么都来了,哥就是崴了一下脚,没什么事,怎么感觉像是要生孩子一样。沐橙你可真行,文州就是给你打了个电话,你怎么弄得众人皆知了?”

 

苏沐橙没有理会他的调侃,“我来的路上碰到了黄少天他们,结果最后大家都知道了。你伤得这么严重,为什么都不告诉我?”苏沐橙的眼睛有些泛红,“一定很疼吧,我记得叶修哥你最怕疼了。”

 

“还好还好,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都已经免疫了。其实现在没有多疼了,倒是你们这么多人盯着我的脚看,我感觉我就是那只在动物园里啃竹子的熊猫啊。”叶修声音温柔地安慰着苏沐橙。

 

身旁的国家队众人也在你一言我一语地关心着叶修的伤势。看到医生来了,都自觉散开,让医生为叶修看伤。

 

这位医生是位旅居在苏黎世的华裔,他仔细地观察着叶修的伤势,时不时出手揉捏一下叶修双脚的脚踝,最后严肃地开口:“扭伤非常严重,病人应该不止一次扭到,扭伤后没有及时处理,没有引起重视也是导致伤情加重的原因,好在到底只有扭伤,这两天尽量避免行走,安心休养就没事了,切记不能沾水,每天抹点红花油之类的药酒会好的更快。”

 

众人都纷纷点头,表示一定会牢记医生的嘱咐。

 

王杰希突然出声询问:“医生,专业的按摩是不是对这样的跌打扭伤有作用?”

 

医生回答说:“嗯,中医方面的专业的按摩对扭伤很有效,但这里是苏黎世,这类问题就只有靠养伤了。”

 

等医生忙完离开后,众人都盯着叶修看。

叶修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只好坦白说:“这个,我承认是我平时不注意,扭了两次,不过我是真觉得没必要......”

 

喻文州率先叹了口气:“前辈,我们都很关心你,请你以后一定要注意身体,不能硬撑就千万别勉强。”

 

黄少天在一旁接道:“天哪老叶,你这一天一直都没告诉我们,还自己逞强继续走路,你是不是傻啊,要是脚疼你就说啊,你这样我们都很担心好不好,刚刚苏妹子说你受伤了,我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我跟你讲,你这样是会被怼的,我们都会很自责的......”

 

王杰希却出言打断了黄少天:“好了,叶修现在需要安静的休息,黄少天你就少说两句吧,另外,我建议这几天我们轮流照顾叶修,不能再放任他这么无所谓下去了。今晚就由我来吧。”

 

然后又礼貌地说:“现在就请大家都先出去一下吧,我替叶修按摩一下,可以好得更快。”

 

张佳乐瞪大了眼睛看着王杰希:“老王,你什么时候会这手的,可别乱来,你是专业的吗?”

 

“就是,别以为你是微草的就代表你们药队会中医,王不留行还是治痛经的啊。”黄少天很乐意插宿敌一刀,“不对,该不会这是你把我们都支开的借口,其实目的是想趁老叶行动不便干些不可告人的事吧,wocao,我绝对不会让你这种黑暗势力得逞的。”

 

王杰希没有理他,诚恳地对其他人说:“我祖上原来是行医的,不瞒你们说,按摩我还是会的。”

 

张新杰思考了一下,赞同了王杰希的提议:“好,麻烦王队了。那我们就先出去吧,毕竟这里这么多人不方便治疗。”

 

看着众人出门的身影,王杰希又严肃地补了一句:“按摩讲究的是力度和方法,用力时可能会有一点疼痛感,不过治疗过程中还请大家不要进来打断我。”

 

叶修已经认命了,他已经整整6个小时没有抽过一支烟了,刚刚张新杰更是在离开时把他身上所有的烟统统收走了,想到接下来受伤的日子里可能根本见不到他的心肝宝贝了,他就已经生无可恋了:“哦,按摩,好吧,看来你们微草真是深藏不露啊,我一直以为你出身于魔法世家,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王大眼。”

 

王杰希先洗了个手,然后把一部分药酒轻轻倒在叶修脚踝上,又倒了一点在自己手心,动作温柔地拂上叶修的脚踝,然后说:“我开始了。”

 

“啊,啊,啊,啊,我去,王大眼你轻点啊。”叶修忍不住叫出声来,“你该不会是报复我叫你大眼故意的吧。”

 

“忍一忍,一会儿就不疼了,这样对你好。”王杰希淡定地说,“我会再轻一点的,你要是受不住就喊出来吧。”

 

然而一般的扭伤按摩都是会疼的,再加上叶修其实真的很怕疼。所以王杰希一按他就忍不住呻吟一声,吸着凉气地抽疼,到最后连眼角都红肿了,带上了一丝泪痕。

 

“啊,好疼啊,大眼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叫你王大眼了,啊,杰西卡大大?魔法少女杰希卡?微草爸爸?杰希兽?随你喜欢好了,哎哎哎,轻点啊。”叶修的颤音都略带了点哭腔。

 

“我还是喜欢你叫我老公。”王杰希既冷漠又流氓地开口,“别扭来扭去的,我怕按偏了,一会儿就好。”

 

叶修的呻吟声隔着门隐隐约约地传来出去,门外的众人时不时听到里面传来了啊啊啊的喊声,剩下的三大心脏默默地拦住了想要冲进去“解救叶修”的傻白甜们,但是也都同样神色不定。

 

王杰希的按摩确实专业,过了一会后,叶修能感觉到的更多的就是一种深入内心的痒意,他忍不住抖了抖脚,却被王杰希一把按住:“别乱动。”

 

再然后按摩就变成了一种恰到好处的享受,叶修感受着从脚上传来的舒服的深入骨髓的感觉,感叹着:“好吧,技术确实不错。这几天你就是我的人了。”

 

王杰希无奈地看着眼前自以为开嘲讽开玩笑的人,意义不明地说了一句:“嗯,概不退货啊。”

至于按摩费么,一次就♂一次嘛,挺公平的。

 

到最后叶修舒服地不知不觉睡着了,王杰希轻柔地把叶修的脚放好,替他盖好被子,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chapter 8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杰希果不其然地遭到了情敌们的一致围攻,在一片血海里带着王不留行拼杀。虽然魔法师神通广大,但在愤怒的国家队联盟面前,还是有几次没能逃脱追杀。

 

不过王杰希一点都不生气,他每天晚上都会帮叶修按摩,和叶修单独相处不说,还能听着让人血脉♂喷涌的呻吟,啧,简直人生赢家。

 

而其他人也不甘示弱。

张佳乐每天一有空就跑到叶修身边,帮他拿这拿那,生怕累着叶修。而张新杰为叶修制定了一份新的营养计划来帮叶修增强骨质。黄少天每天起的比张新杰还早,第一个跑进房间去看叶修,早中晚替他打饭。孙翔也别扭傲娇地拿出从国内带来的药膏交给叶修。至于苏沐橙么,每天坚持拦着不让叶修起身走路,盯着他坐在椅子上。

哦,你问叶修是怎么从房间里出来坐到椅子上的?当然是小周天天眨着无辜的大眼睛让叶修不忍拒绝然后抱着他去啊。当然叶修实在是不习惯所以最后只好暂时坐在轮椅上。

 

毕竟暂时当一个残疾人总比每天被自己的后辈公主抱走来走去强吧。叶修自我安慰地想着。

 

虽然刚开始叶修对他们这样的行为表示不能理解,不过习惯了以后,他也就乐享其成了。他甚至开始自我嘲讽了:“嗯,哥以后要是变成生活九级残废,那锅可就是你们的了。”

 

“放心吧,前辈。”喻文州深情款款地说,“我都会养你一辈子的。”

“不过你不觉得其实你以前一直都是生活九级残废吗?”喻文州补刀。

 

在这么多人的折腾下,叶修的脚伤明显见好。到了周末的比赛上,他还悠悠地坐在领队席上,和中国队一起迎接挑战。

 

这场比赛打得极其艰难,中场时德国队的刺客在出其不意中舍命一击带走了中国队的牧师—石不转,在接下来艰难的五十多分钟里,国家队在3vs3对方带治疗的局面下险胜。

 

晚上叶修整理准备下一次比赛的资料时,已经能慢步走进休息室了,他走进去后,方锐手疾眼快地把门关上,一脸无辜的叶修宝宝疑惑地看了一眼端坐在椅子上的众人,完全没有往py交易一类的方向联想。

咳,本来就不是py交易现场好嘛,小伙伴们你们都在想些什么!

 

方锐大大一脸正气地开口说:“老叶,我们今天要讨论一个很严肃的话题。”

“没错。”黄少天接腔,也正气地说道,“我们今天召开的是【叶修保护组织第一次公开会议】,就等你了。”

 

“我去,这又是哪门子事啊?开玩笑?”叶修一头雾水。

 

“不是。”周泽楷站了起来,“前辈,请认真听,我们都很在意你。”

 

“没错,在我们心里,你的安全比一切都重要。请让我照顾好你。”说话的是喻文州。

 

“前辈,要注意身体,我会尽一切力量照顾好你的。”张新杰严肃脸。

“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不如直接嫁给我吧,正好微草需要一个妈妈。”王.半个心脏.杰.不要脸.希开口说道。

 

“我会一直保护好叶神的,即使是没有鬼阵的现实中。另外我们虚空也缺一位队长夫人啊,叶神你考虑考虑吧。”李轩也深情地看着叶修。

 

“我们雷霆也一样。”论心脏,也少不了肖时钦大大,“不管怎样,我愿意永远挡在你身前。”

 

“我...我会替一叶之秋照顾你,保护你的。”孙翔咬着嘴唇,眼中却是一片坚定。

 

“不管是谁,想要伤害你,都得先问过我唐三打的铁拳。”唐昊不失本性地说。

 

“我就算是牺牲一切也会拼命护住你的,就算你再嘲讽我也认了。”张佳乐也亮出了一片真心。

 

“来来来,没有本剑圣帮你,你这个九级生活残废可这么办啊,所有想伤害你的,我都会毫不留情地一剑刺穿他。我说,你一定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我...吾钟意尼。”黄少天难得有说话脸红的时候。

 

“啊,叶修大大,只要是威胁到你的,我怼不死他也挠死他,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是时候交换一下冠军戒指了。”方锐攥紧了黄金右手,郑重地说道。

 

“前辈,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会和你一起并肩,联手击溃所有阻挡在荣耀征途上的敌人。”周泽楷直直地看着叶修的眼睛,就好像从中看到了天荒地老一般。

 

“我就不和他们抢你了,不过,我还是得照顾好你这个战五渣啊。”楚云秀微笑着开口。

 

“叶修哥,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看你看过的风景,登上你站过的巅峰。别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啊。”苏沐橙已经决心要接手叶修所做过的一切,用自己的方式守护他。

 

“你们,真是的。”叶修感觉鼻子有些酸涩,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这么直白真切的队友情了,自从第三赛季以后,他支撑着整个嘉世,再到后来,作为兴欣的队长,肩上也始终扛着一份责任,更多的是时候是作为前辈,而不是队友。

 

“我也爱你们啊。我会一直和你们走下去的。”叶修真心地说道。

一直一直。

还有你们。

荣耀不败,全职不散。

我会和你们一直走下去的。

 

 

 

 

评论(12)

热度(119)